2016-11-07 18:34:37 閱讀(22445)

    2016年11月7日,第十二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第二十四次會議審議通過了《關于修改<中華人民共和國民辦教育促進法>》的決定。

修訂曆程:

  2015年1月,包括民辦教育促進法在內的一攬子修正案獲得國務院常務會議的通過,開始進入人大常委會立法程序,並在2015年8月份經過全國人大常委會一審。

  而在 2015年12月26日《教育法律一攬子修正案(草案)》經全國人大常委會二審時未能全獲通過。全國人大法律委員會建議,該草案中《民辦教育促進法修訂案》(下稱修訂案)暫不交付表決,“待進一步完善後,適時提請全國人大常委會再次審議。”

  延遲了這一修法進度的爭議是啥:

  民辦學校法人屬性不明晰

  目前,絕大部分民辦學校根據1998年施行的《民辦非企業單位登記管理暫行條例》,登記爲民辦非企業單位法人,在民政部門登記。我國《民法通則》將法人分爲企業法人、機關法人、事業單位法人和社會團體法人四種,並無“民辦非企業”這一法人類型,導致民辦學校長期處于“非驢非馬”的境地。民辦學校在人事制度、社會保險、稅收等方面難以落實與公辦學校同等法律地位。

  辦學自主權難以落實

  國家教育規劃綱要提出,“保障民辦學校辦學自主權”,然而現實中民辦學校的辦學自主權往往捉襟見肘。政府職能的轉變:法無授權不可爲,法定授權必須爲;簡政放權,由微觀管理變爲宏觀管理,真正落實民辦學校的辦學自主權,特別是招生、收費、課程設置權。

  曆史遺留的産權歸屬

  非營利性民辦學校變更或終止時,其財産在清償債務後應“繼續用于教育事業”。這實際將造成辦學者在變更或終止時,無法拿回個人原始資産。現行法律法規對舉辦者投入民辦學校和累積資産處置辦法語焉不詳,“合理回報”缺乏操作細則,曆時多年反複修改的促進民辦教育發展的文件至今尚未出台,正在進行的法修引起社會廣泛關注,各界爭議和矛盾較大。

  此外,未來分類享受優惠條件等問題存在分歧;民辦教育涵蓋包括了學前教育、義務教育、高等教育、職業教育等多維度的領域,關于各個領域哪些可以自主選擇營利性、怎樣分類管理等問題,還待討論。

  就本次修法的相關問題教育部有關負責人回答了記者提問。

 

權威回應:

  爲什麽要實行分類管理?

  答:本次修改的核心是實施分類管理。實施分類管理,一是有利于破解民辦教育發展瓶頸,使民辦學校的法人屬性、産權歸屬等方面存在的問題和矛盾,在法律層面得以澄清和解決;二是有利于按照民辦學校的法人屬性,分類落實財政、稅收、土地等方面的扶持政策;三是有利于拓展民辦教育發展空間。非營利性民辦學校可以獲得政府更多扶持,提高辦學質量,培育一批高水平的民辦學校;營利性民辦學校利用市場機制,創新教育産品,增加教育供給。

  如何界定非營利性和營利性民辦學校?

  答:非營利性民辦學校的舉辦者不得取得辦學收益,學校的辦學結余全部用于辦學。營利性民辦學校的舉辦者可以取得辦學收益,學校的辦學結余依照公司法等有關法律法規的規定處理。兩者的區別在于,學校存續期間舉辦者能否取得辦學收益、學校終止時能否分配辦學結余。對于現有的民辦學校,修改決定規定學校終止時,出資人可以按照法律規定取得相應的補償或者獎勵。

  如何理解義務教育階段不得設立營利性民辦學校?

  答:現有義務教育階段民辦學校均爲非營利性辦學。義務教育體現國家意志,是政府必須提供的基本公共服務和國家強制公民必須履行的義務,這種性質決定了義務教育階段不能舉辦營利性民辦學校。如果允許舉辦實施義務教育的營利性民辦學校,將影響義務教育政府責任的落實,影響義務教育的均衡發展。

  如何保證現有舉辦者的權益?

  答:修改決定充分考慮了民辦學校舉辦者的合法權益。一是確認了舉辦者在學校終止時對學校剩余財産享有的權益,出資者可以獲得相應的補償或者獎勵。二是爲地方制定保障舉辦者權益的具體辦法提供了法律依據。各地依據法律,因地制宜制定補償或者獎勵的具體辦法。三是爲保護民辦學校舉辦者的其他權益做了專門規定,舉辦者依據學校章程規定的權限和程序參與學校辦學和管理。

  爲什麽不設分類管理登記過渡期?

  答:修改決定不設置統一的過渡期,有利于各地依據法律,從實際出發解決相關問題,一校一策、穩妥處理。修改決定自2017年9月1日起施行,不是要求現有民辦學校在此時間之前就進行選擇,而是要爲各地制定具體辦法留出較爲充分的時間,保證分類管理改革平穩有序推進。

  分類管理後民辦學校享受哪些稅收優惠等扶持政策?

  答:對于所有民辦學校,縣級以上各級人民政府可以采取購買服務、助學貸款、獎助學金和出租、轉讓閑置的國有資産、收費等措施予以扶持,同時享受國家規定的稅收優惠。修改決定進一步體現了非營利性導向,對于非營利性民辦學校,明確其可以享受與公辦學校同等的稅收優惠和用地政策,還可以享受政府補貼、基金獎勵、捐資激勵等扶持措施。

  

  專家解讀

  通過這一方案,會給民辦教育帶來何種影響?各方又該如何迎接挑戰?針對以上問題,記者專訪教育部教育發展研究中心教育體制改革研究室主任王烽。

  1 新政有三大調整

    與老的《民辦教育促進法》相比,新的民促法主要有什麽變化和調整?

  王烽:主要有三個方面的變化調整:一是以負面清單的方式開放了營利性民辦學校的准入,二是取消了原法中沒有成爲政策的”合理回報”條款,三是對現有學校舉辦者投入的資産和勞動采取了權益保障措施。

    不得设立实施义务教育的营利性民办学校”这一规定备受关注。在您看来,这主要是针对现实的哪些問题而出台?

  王烽:被炒得很热的这一問题,实际上确实存在很大炒作成分。因为即使开放举办营利性义务教育学校,由于登记为营利性学校的成本较高,也不会有太多学校选择。而试图进入义务教育领域的举办者,往往需要大投入,需要有大资本背景,具有很强的逐利取向。市场从来就不是解决教育問题的灵丹妙药,纵观世界范围内的教育,主要提供者是政府,其磫柷民间非营利组织,营利性学校是极少数。这一条款引起舆论炒作到如此之热,是不正常的。如果营利性学校有市场,说明非营利性民办学校发展有問题,说明我们的教育体系有問题。

  2  新政是民辦教育發展的利好

    目前爭論的最大焦點之一就是如何區分營利與非營利民辦學校,在您看來,應如何區分?

  王烽:營利性組織與非營利性組織的區分,在國際和國內都有共識,非營利學校就是捐資舉辦的學校。只是由于我國民辦教育發展有特殊的曆史背景,民辦教育領域的利益訴求模糊了區分界限。其實修正案草案已經提出了非營利性學校的標准:學校存在期間不分配辦學結余,學校終止辦學清償後的剩余財産歸社會所有。爲照顧曆史、保護舉辦者權益,這次修改采取了一個折中,明確現有學校辦學終止清償後的剩余資産可以以補償和獎勵的方式返還舉辦者。學費高不是營利性民辦學校的特征,國外一些貴族學校也是非營利性的。

    有人擔心,此次新政的某些規定會造成民辦教育的倒退,既使得其對優質教育資源的重要補充受到影響,也造成目前差異化、個性化的教育需求得不到滿足。您怎麽看待這樣的疑慮?

  王烽:這種說法是完全站不住腳的。提出這種看法的人基于對修法的不信任,片面解讀了法律條款。如誇大禁止舉辦實施義務教育的營利性民辦學校的影響、不信任地方政府獎勵和補償舉辦者能夠實施、把不設過渡期看作是一刀切等等。剛才已經講過,不管是國際還是國內,提供差異化教育等主要是非營利性學校,不存在差異化學曆教育主要由營利性學校提供的國家,不能將禁止舉辦實施義務教育的營利性民辦學校等同于禁止舉辦義務教育民辦學校,不能將營利性學校與非營利性學校混同。對非營利性學校舉辦者權益的保護和不設過渡期,最大限度滿足了民辦學校穩定發展的要求,還能爭取更多優惠政策,是民辦教育發展的利好。那些認爲民辦教育會倒退的,基本上是非法取得巨額回報的舉辦者,以及一些小題大作的學者。

  3   面臨最大挑戰的是政府

    新政實行後,民辦教育將面臨哪些挑戰?

  王烽:不管新規是否實行,民辦教育都面臨生源減少、競爭加劇、轉型提質的挑戰。新規實施,面臨最大的挑戰的是政府,如完善兩類民辦學校制度體系和管理方式,規範前所未有的營利性學校,避免大資本、風險投資對教育的影響,如何落實非營利性學校的鼓勵扶持政策等。對于民辦學校來講,需要按照營利性和非營利性各自的要求,厘清資産産權、改革治理結構,營利性學校還要經過審批、重新履行登記手續等。總的來看對于非營利性學校正常辦學影響不會太大。

    您认为,现在及将来一秵柋期,还有哪些焦点問题是亟待回应和解决的?

  王烽:一是非營利性學校財政、稅收、收費、土地等方面的優惠政策,以及由地方政府決定的事項需要依法落實,拿出措施。二是需要制定現有非營利性學校向營利性學校的過渡辦法、監管措施,對于鼓勵發展的教育産業,需要制定扶持政策。

    對于民辦學校而言,該如何在遵循法律規定的前提下滿足社會越來越旺盛的差異化個性化教育需求?

  王烽:滿足社會差異化、選擇性需求與遵守法律並不矛盾。提供差異化的服務並不一定都是高端、貴族學校,也不一定是營利性學校。營利性學校需要大投入,要收回成本,反而會影響其教育質量方面的投入,除非能源源不斷吸引來一批批“只買貴的”的家長。較低收費的學校也可以滿足差異化需求,如許多農村的民辦學校和幼兒園都很受歡迎。從國外經驗看,相比公辦學校和營利性學校,非營利性學校更具有提供差異化教育的優勢。